<listing id="d9fh5"></listing>
<var id="d9fh5"><video id="d9fh5"></video></var><cite id="d9fh5"><span id="d9fh5"><menuitem id="d9fh5"></menuitem></span></cite>
<var id="d9fh5"><video id="d9fh5"></video></var>
<var id="d9fh5"><video id="d9fh5"></video></var>
<var id="d9fh5"></var><menuitem id="d9fh5"></menuitem>
<var id="d9fh5"></var>
<var id="d9fh5"><strike id="d9fh5"></strike></var>
<var id="d9fh5"></var><cite id="d9fh5"><video id="d9fh5"><thead id="d9fh5"></thead></video></cite>
<cite id="d9fh5"><span id="d9fh5"><menuitem id="d9fh5"></menuitem></span></cite>
<var id="d9fh5"></var>
<var id="d9fh5"></var><var id="d9fh5"></var>
登錄個人中心
走進常州 新聞中心 政府信息公開 政務服務 政民互動 專題專欄 數據發布
當前位置:
江蘇常州經濟開發區生態環境保護專項督察報告
發布日期:2021-08-28  瀏覽次數:  字號:〖

常州市武進區、江蘇常州經濟開發區生態環境保護專項督察組

“十三五”以來,江蘇常州經濟開發區(以下簡稱經開區)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圍繞國家級開發區創建和“新四區”建設兩大總體目標,著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取得積極進展,但綠色發展水平與經開區作為新發展理念引領區的期望極不匹配,產業發展低端無序與現代產業集聚區的定位差距極大,污染防治攻堅力度與大氣、水環境質量改善的嚴峻形勢極不平衡。省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成立專項督察組,于2021年5月17日至6月5日對經開區開展了生態環境保護專項督察,于8月25日召開經開區生態環境保護專項督察情況反饋會反饋意見。督察發現,經開區對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性認識不足,經濟發展方式粗放,產業升級結構調整滯后,行業污染防治水平較低,環境基礎設施欠賬較多,解決突出環境問題力度不夠,生態環境保護責任未壓緊壓實,環境保護形勢依然十分嚴峻,F將經開區生態環境保護專項督察報告公開如下。

一、落實高質量發展理念不堅決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生態文明建設是‘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一位、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中一條、綠色是新發展理念中一大理念、污染防治攻堅戰是三大攻堅戰中一大攻堅戰!2015年常州市委、市政府將經開區行政區劃和管轄范圍進行重新調整,期望經開區在高質量發展上起到示范引領、集聚先行的帶動作用。但經開區貫徹落實高質量發展理念不力,推動產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集約發展不夠堅決,對源頭治理、系統治理的必要性、緊迫性、重要性認識不清,沒有充分發揮開發區改革創新、規劃引領、集聚集約的功能優勢,走的還是粗放式發展的“老路子”,致使結構性、根源性污染問題長期未得到重視和解決。

一是思想認識沒有到位。經開區對“要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钡恼J識停留在表面,沒有轉化為思想自覺、行動自覺。

推進綠色發展不力。經開區未把保護生態環境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在全省91家省級經濟開發區綜合排名中,經濟發展考核指標躍居全省第一,固定資產投資、工業投資指標增幅位列全市第一;但綠色生態、集約協調兩項指標在全省開發區綜合考核評價中僅位列67位、69位,排名靠后,水環境承載力指數位列全市倒數第一。地區生產總值占全市11%,但工業SO2、NOX年排放總量高達全市的37.4%、31.7%,2020年單位GDP能耗較2018年不降反升7.6%,高污染高耗能行業占規上工業產值超過一半。

考核指標導向不強。經開區在制定2020年高質量發展考核實施辦法時,額外增加了主要目標任務考核,但增加的主要目標任務基本以經濟發展指標為主,沒有任何生態環境指標內容,“以經濟論成敗”“以項目論英雄”。高質量發展綜合考核中“生態環境高質量”指標占比過低,分值僅占比11.5%,遠低于省16%和市14.2%的比例,綠色發展考核導向作用嚴重虛化弱化。

執行太湖條例不嚴!爸匕l展、輕保護”的觀念沒有根本扭轉,對部分涉磷的“零排放”企業事中事后監管不嚴, “零排放”實則“磷排放”,二污普統計現有涉磷企業1244家,工業總磷排放量不降反升,2019年排放量較2018年增加9%。抽查8家“零排放”企業發現,5家企業存在排放總磷行為。

落實減污降碳不實。落實煤炭消費總量壓減、推進非電行業減煤“打折扣”,2020年相比2019年煤炭消費總量不減反增近36萬噸,非電行業煤炭消費量同比增加38萬噸。

二是產業發展沒有規劃。產業發展規劃、規劃環評是開發區推動產業升級轉型、優化空間布局、推進區域環境質量改善的重要抓手。經開區2015年至今,既未按照《江蘇省開發區條例》等法律法規要求編制實施總的產業發展規劃,也未重新開展區域規劃環評,落實《常州經濟開發區發展戰略規劃》也不嚴格,致使高污染、高耗能和低端制造等產業擠壓高質量發展空間。

化工行業淘汰不到位。在現狀和發展規劃中均無化工園區的情況下,經開區仍保留化工企業高達80家,普遍工藝設備老舊、生產方式粗放、治理效率低下,對國控大氣站點臭氧濃度造成較大影響。80家化工企業中占地不足25畝、用工不足30人、低產值的生產企業共34家,占比高達40%,總產值僅占規上工業產值的0.2%,大量“小化工”層次低、效益差,環境和安全風險隱患突出。抽查5家涂料生產企業發現,4家均存在VOCs廢氣無組織排放的問題。

重污染產業無序發展。印染、電鍍、鋁氧化等重污染產業與發展戰略規劃主導方向不符,本應逐步退出,雖開展了多輪整治,但標準不高,要求不嚴。

產業空間布局不集聚。經開區土地資源短缺,土地開發強度已超過53%,下轄三個街道和三個鄉鎮“散裝”特征明顯,現有鎮、村級工業聚集區46個,規模以下小企業5000余家,數量多、規模小、布局散,污水處理、集中供熱等難以實現共建共享,小企業治理難、成本高、排放不達標問題突出,嚴重制約了高質量發展轉型步伐。但經開區一些領導干部在優化調整、集約發展上決心不夠,建設高標準工業集聚區意愿不強,推動“集約建設、共享治污”不積極、不主動。2020年底應建成投運的5個“綠島”項目,3個進展嚴重滯后,常州和林新材料集中噴涂項目僅完成建設進度10%;集中式工業廢水預處理項目尚未開工建設。

三是傳統產業沒有升級。經開區對“只有從源頭上使污染物排放大幅降下來,生態環境質量才能明顯好上去”的源頭治理認識不清,地板、鋼管、鑄造等傳統產業企業數量眾多、污染問題突出,一些企業層次低、效益差、實力弱,不愿在工藝裝備升級、產品創新研發、環境保護治理方面過多投入,產業發展同質化和低水平惡性競爭,長期以往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發展秩序,尚未實現實質性的轉型升級。

地板行業整治提升存在“漏洞”。地板行業作為經開區主導支柱產業,但環境治理水平與其“綠色家居”的產業定位嚴重不匹配,污染防治水平普遍不高,存在較多環境問題。木地板企業數量眾多,廢氣排污總量大,186家木地板生產企業中有65家未納入VOCs集群治理,大量木地板企業建設有膠水合成工段,甲醛儲罐未納入涉VOCs儲罐進行排查治理。鋼地板行業總磷污染嚴重,尚未開展集中整治,廠區普遍雨污不分,規避監管利用雨水系統排放總磷問題突出。

鋼管酸洗行業整治提升不徹底。鋼管酸洗廢水成分復雜,含有高濃度強酸、重金屬等污染物,小企業難以真正實現廢水“零排放”,但經開區在開展鋼管酸洗行業整治時不科學、不系統、不規范。保留28家鋼管酸洗企業中自行處理不外排9家、廢水托運處理3家,預處理接管15家,鋼管酸洗集中處理“綠島”卻僅接收1家鋼管廠酸洗廢水,且長期運行不正常,部分企業打著“零排放”的幌子,長期違法排污。

鑄造行業轉型升級不到位。經開區在開展鑄造行業專項整治時,擅自降低標準、放松要求,現有鑄造企業126家,部分無手續、使用落后工藝設備的企業未按要求淘汰到位,部分企業大氣污染問題突出。本應淘汰的4家企業在未按要求辦理產能置換下擅自新建鑄造項目。

二、突出環境問題整改成效不明顯

經開區位于常州市主導上風向,也是入太湖主要河流的上游和京杭運河的出境流域,對全市環境質量改善和治太具有重要意義。2020年,經開區環境空氣質量優良率、PM2.5濃度位列全市倒數第一,臭氧、氮氧化物濃度為全市最高;2021年1-3月份,PM2.5濃度同比不降反升,臭氧濃度全市排名倒數第一;4月份在全省國控大氣站點綜合排名倒數第一;1-4月份降塵量是全市唯一超標的地區。國省考優Ⅲ比例僅50%,國考五牧斷面水質因總磷指標仍未穩定達Ⅲ類,頻繁異常波動,環境質量改善形勢嚴峻。但經開區在污染防治攻堅上仍未能思想上真重視、行動上真落實,解決突出環境問題不力,問題整改治標不治本,工作措施僅僅停留在表面。

一是環境基礎設施欠賬較多。經開區污水管網污水收集處理率僅63%,橫林鎮甚至不足40%,崔橋片區因污水管網建設不到位,污水直排河道普遍。管網串管、破損、堵塞、標高不一致等問題突出。農村生活污水治理嚴重滯后,已建設施存在運行不正常、出水超標問題。本應在2020年完成的排水信息化管理平臺仍在方案編制中,工業企業接管排污監測監控體系嚴重缺失,企業非法接管、超標接管問題突出,橫林污水處理廠2018年8月至2020年12月期間共受來水沖擊933次,造成出水異常波動122次。

二是上級交辦問題表面整改。三山港區域水環境污染問題由來已久,2015年以來被省、市多次交辦,2020年底地方自報已完成整改。督察發現,三山港區域水環境污染問題依然十分突出,團結河兩側截污納管不到位,污水直排入河;芙蓉河北側多處片區還是污水管網“空白區”;2017年已完成黑臭整治的革新河,河道氨氮竟超黑臭水體標準3.1倍。2021年3月份,采樣監測顯示,三山港沿線劣V類水體高達16條。部分交辦信訪件處理敷衍應付,隨機抽查中央、省環保督察和攻堅平臺等上級交辦信訪件53件,發現7件仍未整改到位或出現新的環境問題。

三是支流支浜消劣工作不力。2021年3月份,經開區218條支流支浜中劣V類占比高達40%,污染問題十分突出。但經開區對支流支浜消劣工作不重視、不敏感,制定汛期防范水質下降應對方案走過場,未明確完成時限和責任部門,推進分布式污水處理、移動應急污水處理、導流至就近污水處理廠等消劣措施進展緩慢。對3月份19條劣Ⅴ類支流支浜采樣監測發現,12條仍劣V類,二賢河流域污染嚴重,6條中5條仍劣V類,崔橋、梅巷、蓮蓉等排澇泵站內支流支浜水質氨氮濃度均高達10mg/L以上,水質黑臭。汛期大量劣V類支流支浜“一放了之”,就會對下游國考五牧斷面水質造成直接影響。

四是大氣治理項目進展緩慢。2019年就列入重點任務的燃氣輪機組深度脫硝項目,至今仍無實質性進展,1、2、5、7號機組均未配套脫硝設施,啟停時排放大量棕黃色煙氣,氮氧化物濃度高達200毫克/立方米以上,2020年僅1、2號機組就啟停高達202次,對國控大氣站點氮氧化物濃度造成直接影響。鋼鐵生產企業全流程超低排放改造不符合國家規定要求,180M2燒結機頭采用不規范的氧化法脫硝工藝,評估監測工作嚴重滯后。橡膠和塑料制品企業VOCs集群綜合治理未按期完成,橫山橋鎮15家企業中有11家仍在編制方案中,遙觀鎮31家企業中僅完成7家。2020年未制定經開區工業爐窯大氣污染綜合治理實施方案,對天然氣鍋爐也未全面排查整治,工業爐窯和天然氣鍋爐底數不清,污染防治現狀情況不明。

五是環境風險隱患依然突出。經開區對關閉化工企業場地風險管控嚴重不到位。2017年至2020年,經開區關閉化工企業115家,其中僅11家開展了場地調查,占比僅10%。部分關閉化工企業場地“兩斷三清”不到位,存在環境風險隱患。城鎮污水處理廠工藝簡單,在接納大量工業廢水后,處理工藝和應急能力亟須提升,2021年2-3月份,橫山橋污水處理廠因受來水沖擊,在無應急處置能力的情況下被迫減少管網進水,導致污水外溢河道,造成河道被污染。

三、生態環境保護責任未壓緊壓實

經開區對國家和省、市確定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重視不夠,河長制、點位長制、網格化監管貫徹落實不力,部分領導干部生態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執行不到位,一些部門“三管三必須”的責任未壓緊壓實,以文件落實文件、以會議落實會議問題突出,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壓力傳導“上熱下冷”。

一是環保制度執行不嚴格。經開區河長制流于形式,至今未出臺河長湖長履職辦法和編制河長工作手冊,考核停留在紙面,河長認河、巡河、治河、護河的制度體系尚未健全。遙觀鎮2018年發生“黃水河”污染事件,但河長制考核未予扣分;省莊浜河道污染問題在2020年被連續通報10次,但橫山橋鎮河長巡河18次,遙觀鎮河長巡河11次,從未發現通報問題;橫林鎮洑家村河浜、南角路東河浜仍未設立河長,河浜水質黑臭長期無人管。點位長制執行不嚴格,國控站點周邊污染源排查整治不到位,周邊3公里范圍內55家重點企業未列入整治清單,3月份,抽查6家企業,發現11個環境違法問題。

二是網格化監管流于形式。鎮、村網格化環境監管體系未建立健全,“散亂污”反彈回潮問題突出。遙觀鎮至今未明確網格長,也未按要求配備專門巡查人員,對網格化環境監管也沒有明確要求,網格化環境監管長期缺失,新溝河河堤附近、東岳無縫鋼管遺留場地等處進駐數量眾多廢塑料粒子加工點等“散亂污”作坊,環境污染問題突出。個別鄉鎮日常網格化監管不到位,為應付督察,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消極應對,現場檢查133家工業企業,停工停業企業占比達四分之一,大部分為化工、電鍍、表面處理等重污染企業。橫山橋鎮五一村“臨時抱拂腳”,在督察進駐前,專門召開會議,要求環保做不到達標的企業一律先停下來整頓,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

三是部門責任落實不到位。經濟發展局能源消費總量控制不力,推動產業優化調整升級不積極不主動,甚至降低標準、放松要求,將本應淘汰的4家鑄造企業違規納入保留提升。財政局在生態環境執法、監測等能力建設方面財政投入不足,落實太湖流域排污口排查整治等專項資金不力。農業農村工作局污水管網建設、運維工作不力,河道治理不嚴不實,躍進河、菱溝河等河道兩側污水直排入河問題長期未能解決。對城鎮污水處理設施排水戶監管嚴重缺失,2018年至今僅檢查發現9家企業非法接管、超標接管的違法問題,其中4家問題整改仍不到位。建設局對建筑工地和市政工程施工揚塵污染防治監管不到位,落實重污染天氣應急管控不嚴格,一些揚塵污染問題反復交辦后仍整改不到位。生態環境分局執法剛性不足,運用四個配套辦法的案件偏少,2018年至2020年445個查處案件中近一半是違反建設項目案件,打擊偷排、直排、非法處置危廢等嚴重環境違法行為力度不夠,16件案件處罰金額僅1萬元甚至更低,對違法企業和個人難以形成有效威懾。交通運輸部門落實內河港口碼頭整治不徹底。

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總書記對江蘇省作出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切實加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確保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取得實實在在的效果,推動經開區構建新發展格局,實現高質量發展,現提出以下意見和建議。

一是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經開區黨工委、管委會要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深刻把握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核心要義與深刻內涵,把生態文明建設融入開發區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要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要把生態環境保護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堅決扛起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的政治責任,要進一步壓緊壓實各級黨委、政府和部門生態環境保護責任,堅決破除以消耗資源、破壞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發展的生產方式,堅決摒棄“重發展輕保護”的錯誤認識,堅決糾正應付治理的形式主義。

二是切實推動有關問題整改到位。要緊密結合“十四五”規劃制定,充分發揮開發區改革創新制度優勢和規劃引領的作用,全面實施減污降碳、源頭治理,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要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行業轉型升級、空間布局優化、發展方式轉變,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要系統治理水環境污染問題,加大涉磷排放企業排查整治力度,堅決落實支流支浜消劣措施,補齊水環境基礎設施短板。要科學精準制定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治理措施,加強重點項目深度減排、企業集群治理和施工揚塵管控。要下大力氣解決突出環境問題,強化關閉企業場地的防控,嚴禁“散亂污”企業反彈回潮,消除環境風險隱患。要進一步加大生態環境執法力度,強化部門協調聯動,充分運用信息化監控手段,加強對工業企業的日常監管,對環境違法行為“零容忍”。

三是依法依規嚴肅追究責任。對督察發現的問題,經開區黨工委、管委會要責成有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逐一厘清責任,依法依規嚴肅責任追究。

 
【返回頂部】【打印此頁】【關閉窗口】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訪問統計 | 網站糾錯
主辦:常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室 承辦:常州市大數據管理局 版權所有:常州市人民政府 電子郵箱:czwgzx@changzhou.gov.cn
蘇公網安備32041102000483號 網站標識碼:3204000002 蘇ICP備05003616號 技術支持電話:0519-85685023
曰本女人牲交免费视频_亚洲欧美人成网站在线观看_あんてきぬすっ在线_自己去把戒尺拿过来_杨幂13分20秒未删减在线_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